10年后,你的大学母校还在吗?

2020-08-07 分类:T心生活 作者:

如果没有意外,2026年至少将有50所大学消失在台湾的大学名册上,教育部预估那年大一新生入学人数约在17.5万至18万人之间,跟今年(2016年)相比,大学新生人数少了将近8万人。此时,不禁要问:「10年后,你的大学母校还在吗?」

众所皆知,过去20年高教扩张和少子化,是促成未来10年台湾的大学退场两大关键因素。若按照「市场自由竞争」机制,办学绩效好的大学理应没有影响,然而早期台湾的大学发展,实质上并非完全依循市场机制来经营,而是由国家统一制定教育政策,并且挹注经费办学,「学杂费」和「政府补助」是大学经费的两大来源,两者总和超过五成,私立技职科大占比甚至高于八成。(表1)

10年后,你的大学母校还在吗?长期以来,公立学校整体而言能得到政府较多的经费补助,公立大学收取的学杂费,平均仅有私校的一半,基于学费成本考量,学生多半倾向优先选填公立学校。过去大学招生名额僧多粥少时,大学不需要为学生生员烦恼,即便私立学费较高,但是好的私校仍有充足的学生来源和学杂费收入,来支撑办学品质。

大学退场不该反淘汰

少子化之后,整体学生人数下降,即使高中生愿意以较高学费,选填绩效好的私大,仍保持一定比例,但可预期的是私校的学费,相对于公校显得没有竞争力,10年后,是否会因学生总量不足,而造成「反淘汰」,届时退场的大学都是私校,而「倖存的」都是公立学校,进而造成国家教育预算的负担,以及降低大学办学的竞争力和多样性?将是未来10年,台湾高等教育发展值得深思的问题。

当然,学杂费高低不是学生选择大学的唯一考量,以美国的大学为例,许多顶尖大学诸如长春藤联盟校(IvyLeague)当中的哈佛、耶鲁、康乃尔,还有其他包括史丹佛、华顿商学院都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大学,但仍吸引全球顶尖学子申请。为了社会正义和平等的价值,这些收费高的大学,同时提供高额奖学金给社经地位较低的学子申请,其中像是史丹佛大学,提供将近八成的学生奖学金,但是其学校经费来源仅有18%来自学杂费收入,政府补助金额也不及两成,绝大多数经费来自产学合作、捐款及其他各项收入。

反观台湾,受限于法规和社会风气,私校募款和产学合作的收入来源,远远不及公立大学。像是企业指定捐款给私立大学,仅能扣抵10%~50%税额,可是捐款给公立大学却能100%抵税,对企业而言,捐款给公私立学校的条件落差极大,同样捐赠兴学,多数情况当然率先选择公立大学。

大学办学在于教育学生

面对大学退场的议题,教育部已在2015年推出「高等教育创新方案」,其中提出包括「高阶人才跃升」、「退场学校辅导」、「学校典範重塑」及「大学合作合併」等四大策略,其中着眼于减少对大学经营的冲击。

可是却忽略了,高等教育的任务在于为国家培育人才,如同今年5月台大校长杨泮池在接受高等教育评鉴中心《评鉴》双月刊专访时指出,「把学生人数大量减少当成高教生死攸关的『大限』,是从学校角度看问题,这是倒果为因,因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教育好学生,而不是为了办学校。」他同时也点出,这波冲击是危机,也是转机。各界可以静下心来思考,面对全球化产业转型的浪潮,大学该为国家培养什幺样的人才?学生必须在大学学会哪些事?才能面对未来世界竞争的挑战。

想像10年后的台湾

从1994年教育改革启动以来,台湾总共增加29所大学院校,同时超过70所专科学校升格为大学,20年前为了呼应社会各界对于大学入学机会的需求,因而广设大学,而今少子化驱使之下,台湾的高等教育发展从精英化教育,发展成普及化教育,其中更要思考的是「适性发展」,必须让不同特质取向的学生,选择适合的大学就读;此时,大学也应该重新思考自身的特色和角色定位,究竟要往研究型或教学型方向发展,以强化「市场化竞争力」。

国家则要思考每年新台币860亿左右的高等教育经费,该如何分配,到底该齐头式平等,让各公私立大学雨露均霑,得到同样的经费?还是要追求国际竞争力,以培养世界级的顶尖大学,而将经费挹注给重点学校?这波大学转型趋势,将左右台湾未来10年、20年后的面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