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th Partnow:评价个人防守很难;评Thompso

2020-06-08 分类:E生活人 作者:

Seth Partnow:评价个人防守很难;评Thompso

衡量个人防守水平并不容易,最近针对克莱-汤普森和多诺万-米丘防守能力的剖析说明了这件事情的困难之处。我并不会直接告诉你,这两名球员的防守在哪个方面做得好,而是希望给你提供思考问题的角度。常规的统计数据能够相当好地衡量球员的进攻能力,特别是针对持球球员。但是,简单地翻翻对手的技术统计,然后就评价对位的防守球员,这是未免是一种非常低级的评价手段。不论是哪个层次的教练都会强调这一点,防守并不是一对一地限制对位球员,而是五个人防守对方五个人。

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通过统计数据来评估个人的防守贡献,我们需要更深入的挖掘。

对汤普森和米丘的考察展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方法。本-泰勒(Ben Taylor)对汤普森防守的讨论更多是属于传统的录像分析,这是本经常做的事。他结合录像和统计数据的评估结果是,汤普森是平均水準以上的防守者。与此同时,本-多塞特(Ben Dowsett)分析了米丘这两年防守端的发展,并对此印象深刻。从NBA联盟的一个消息源得到的光学运动轨迹数据(optical tracking data)表明,上赛季的米丘在外线防守的几个重要方面做得非常出色:-防守突破:当米丘防守的突破以投篮、造犯规、失误或者传给队友投篮爲结束时,爵士队每回合仅让对手得到0.87分。在这一方面,在NBA所有满足上场时间的122名后卫中,米丘的这一数字是倒数第三低的,入选防守第一队的马库斯-斯玛特正好在他的后面,排在倒数第四。

-防守单打:米丘在防守单打时,每回合仅让对手获得0.91分,在121名后卫中排名第41位。

-防守挡拆:在160名防守挡拆的后卫和前锋中,米丘每回合仅允许对手拿到0.82分,这是全联盟最低的。

上述的两种方式都是解决複杂问题的非常合理的切入点,但评价个人的防守水平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实,评价每个球员的防守都有以下三个步骤:

1. 他的防守任务是什幺?2. 他完成的怎幺样?3. 他的防守角色能够爲球队提供什幺价值?

这些问题都不好回答,就让我们从最后一个问题开始吧。到目前爲止,我们似乎都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能够防守更多位置的球员更具有价值,因爲在现代的防守中,防守面积大和阻挡突破线路都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可令人意外的是,我们除了这个共识之外,如果不求助于各种包罗万象的统计数据(下文我们将会讲到),那就无法将不同的防守角色的价值统一到一个相同的评价体系当中。我们先来谈谈防守角色的问题。由于30支球队意味着有30个不同的防守安排,因此,比较两支不同队伍的控球后卫或许不是“牛头”比“马嘴”,那至少也是“牛嘴”比“马嘴”。所以呢,我们需要有一点抽象的思维,要意识到在我们在分析过程中,複杂的战术是我们不确定性的一个来源,但我们应该就此打住,先不理它们。我们仍然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解决一部分问题,关于一个球员在防守端需要做些什幺的问题。首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确定一个球员在防守谁?虽然我们可以在NBA官网上查看到通过运动轨迹数据得到的对位数据,但这些数据并不完美,因爲当今的比赛存在着大量换防。在这个公开的数据裏,和谁对位的判定标準是根据在一个回合中,这位球员防守哪位球员的时间最长。然而,防守时间的长度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因爲球队会通过换位来寻找错位进攻的机会,特别是在季后赛当中,这就会打乱原本的防守安排。

这也就是说,有足够大样本的对位数据才就能反映整体的趋势。去年,Jared Dubin和Krishna Narsu首次尝试通过这个数据来定义角色,他们的成果值得一读。我对此唯一的一个批评是,他们在评价进攻角色时,用进攻端球员影响正负值(Offensive Player Impact Plus/Minus,O-PIPM)来作爲评价效率的指标。我觉得这既过于複杂,又有一点点不準确。在大多数情况下,使用率(usage rate)是一个相当粗糙的工具,但假如你想要知道球队在得分方面最依赖哪个球员,那毫无疑问,看看谁的出手次数最多就可以了。我敢说教练会倾向于安排他们更好的(或者至少被认爲是更好的)防守球员来对位防守最活跃的得分手,而使用率能完美地反应投篮的活跃程度。然而,我们无法简单地从对位球员的使用率的加权平均数中获取太多信息,因爲,在上赛季至少防守了1,000个回合的所有球员中,接近89%的球员所对位的“平均使用率”都在18%到22%之间。爲了更加明确地定义每位球员的防守任务,我们需要更好地划分进攻球员的角色。

我选择了一种快速而且卑鄙的方法。我将使用率在25%以上的球员定义爲“主攻点(primary option)”,而使用率在17.5%的球员则是“第三进攻点(tertiary option)”。这完完全全就是拍脑袋的划分方法,但合理地反映了大多数进攻阵容的天赋分布。平均一个回合中有0.8个“主攻点”和2.2个“第三进攻点”。

有了这个定义,我们现在可以看看一名球员防守“主攻点”的频率,也可以看看他参与协防或者作爲“第三进攻点”的防守人在“袖手旁观(hidden)”的次数。不同位置(按照Basketball Reference的定义)上的球员会表现出一些差异,相比于其他四个位置,大前锋防守“主攻点”的频率低一点,“袖手旁观”的频率高一点。他们防守“主攻点”的基线(baseline)频率在15%左右,他们有45%左右的时间在防守中“袖手旁观”,这几乎等同于其他四个位置相加的总和。另外,先发球员相对于板凳球员所面对的球员的使用率会更高,很有可能是因爲他们防守的也是先发球员。以此爲基础,让我们一起看看汤普森、米丘和其他轮换时间长的后卫和侧翼球员的表现,当然也包括他们两人的队友:

Seth Partnow:评价个人防守很难;评Thompso

在上面的这张表格中,处在左上角的球员是属于防守任务较轻的,而在右下角的是被委任防守顶级得分手任务的球员。处在这两极的球员毫无意外是上赛季的队友。如果道格-瑞弗斯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路易斯-威廉姆斯,那被认爲是顽强的持球防守人的布拉德利(处在表格的下端)会被委以重任。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讨论。我们可以看到相比于其他勇士外线球员,汤普森会更加频繁地承担更重的防守任务,而米丘则是更加依赖裏基-卢比奥来迎接这些挑战。爲了说明防守安排的差异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不同进攻类型的得分效率,我引用了多赛特分析米丘的数据:

Seth Partnow:评价个人防守很难;评Thompso

毫无疑问,“主攻点”比低使用率的队友更擅长髮起进攻,所以很自然地,防守其他进攻点的效果会更加容易显现出来,这会表现在限制对手的得分效率上。不过,我们绝对是在拿“牛头”和“马嘴”在做比较。因爲多塞特是用基于运动轨迹数据得到的平均值,而之前的表格是基于NBA官网的Synergy数据得到的结果。这两套系统的差异不能被忽视,假如非要从中选一个的话,运动轨迹数据更完美。然而,我们现阶段的目的是爲了说明防守使用率高的球员更加困难,而并不需要阐明这到底有多困难,所以用Synergy的数据也没有太大问题。

在米丘的例子中,让习惯挡拆的球员在面对他时选择效率不高的单打是个很好的防守策略,但是这种低效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防守的是谁。考虑到年度最佳防守球员鲁迪-戈贝尔(多项高阶数据表明,还有另外两名顶尖防守人卢比奥和德里克-费沃斯)的影响,你不得不产生一个疑问,究竟米丘这优异的表现有多少成分得归功于他,还是他只是在这有利的防守环境表现强势?

与此同时,汤普森更加频繁地承担队中最重要的防守任务,而且几乎没有“袖手旁观”的时刻。我们很难通过目前已经公开发表的数据评价个人防守所带来的结果,因爲Synergy提供的进攻类型数据并不适用于球员比较。这个数据只记录了投篮终结时的效率。所以说,假如一名球员在一对一单打汤普森时将他晃倒,然后杀入篮下,助攻队友暴扣,这一次进攻也不会记到汤普森头上,但在同样的回合裏,如果汤普森将对手防到还有8秒,迫使对方传球,变成一记勉强出手,汤普森也不会因爲摧毁了对手的进攻获得任何讚誉。在这些有偏差的、有限的、可获得的公开数据样本中,在防守单打球员和挡拆中的持球人时,汤普森每次进攻仅让对手得到0.75分,作爲比较,斯蒂芬-柯瑞是0.86分,安德烈-伊戈达拉是0.92分。不过需要重申一遍,我不认爲这些结果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其他数据对汤普森的评价就没那幺好了。根据Basketball Reference.com,他的DBPM(defensive box score plus minus,基于100个回合的技术统计评估防守端的影响力)以每百回合负2.0排在在全联盟的第166位,而柯瑞是负1.4(第146位),伊戈达拉是正1.7(第36位)。而防守真实正负值(Defensive Real Plus/Minus,DRPM)将汤普森排在第470位,而柯瑞是第143位,伊戈达拉是第47位。当汤普森不在场上时,勇士每百回合的防守效率比他在场上时好4.3。总的来说,糟糕了!克莱去年的防守可能不是特别好。

而事实上,这些数据从来都没有青睐过汤普森。过去五个赛季,他的DRPM分别排在第233、278、266、278和215位,这些排名也是需要警惕的。事实证明,汤普森是一类特殊的球员,他在防守端的个人技术统计中有很多不足。他的常规防守数据总是非常平庸,防守篮板数从未上过3.4个,抄截次数也从未突破1.1次,而他的场均上场时间总在34至35分钟之间。虽然这些统计数据确实是和个人防守息息相关,但它们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有研究表明,DRPM会特别地突出一些球员(追求火锅和篮板的内线球员)的优势,会增加另一类球员(防守能力强,但“数据不太漂亮”的外线球员)的劣势。所以这些数据把柯瑞排在了汤普森之前,很多人认爲这是柯瑞的抄截和篮板数比汤普森多所造成的。总的来看,汤普森所承担的更重的防守任务或许是柯瑞数据比他好看的部分原因,柯瑞更像是“球鹰(ballhawk)”,用他的速度和能力观察场上形势。实际上,汤普森像是在阻挡对方上前阻截(block)的球员,让柯瑞有机会擒抱(tackle)[注1]。注1:Ballhawk,常用于篮球和美式橄榄球,指的是善于从对手手中抢球的球员。block,美式橄榄球用语,指的是控制对方的防守球员,不让对方有机会完成擒抱或者对四分位的擒杀。tackle,美式橄榄球用语,擒抱的目的是让对方持球球员触地或出界,以终止对方的进攻。

看到这些结果完全相反的指标,我们看来有必要找到那些纯粹基于场上效果的数据。正则化修正正负值(Regularized Adjusted Plus/Minus,RAPM)是通过限定和一名球员同时在场上的队友和对手的能力,然后评估这球员每百回合的价值的分析方法。

RAPM远不是一个完美的数据。很多时候,它是一个“黑箱”,因爲它很难真正地解释一名球员打得好或者打得坏的原因。通过RAPM公式计算得到的值也只不过是用于评估球员影响力的“中点”[注2],因爲即使是一整个赛季的数据也只是一个小样本。当球员更换球队或者角色时,很多基于迴归分析的数据,例如RAPM或者RPM,并没有很好的迁移性。注2:在微积分的计算过程中,可以用“中点”来近似计算整个面积。儘管如此,RAPM仍然可以很好地评价球员在一段时间内的总体影响力,既可以同时分析多个赛季,也可以查看不同赛季的排名。

汤普森的RAPM排名总体上相当不错。目前最方便获取的公开数据中,汤普森在过去8个赛季中有4个赛季是最有影响力的前100名防守者。这个“50%上榜率”和其他外线球员相比都是非常优秀的,只有少数几位顶尖防守者,例如伊戈达拉、萨博-塞福洛沙和託尼-艾伦排名前100的频率比他高。同样比他高的还有裏基-卢比奥,再次说明米丘在后场的防守得到了很多帮助,而新加盟爵士的迈克-康利(过去10个赛季有5个赛季进入前100)会继续做出同样的贡献。

Seth Partnow:评价个人防守很难;评Thompso有趣的是,只看RAPM的话,汤普森2018-19赛季的防守是他自新秀赛季以来最差的。所以说,泰勒在他的影片中所强调的缺点或许是真实的,而且汤普森相对来说还有进步的空间。让我们把目光短暂地放在埃弗裏-布拉德利身上。他可能是“前100”这个随意的划分标準的最大“受害者”,因爲他有4个赛季排在第105到119位之间。他也许还说明了健康和伤病对一个球员的防守表现有非常重大的影响,以及防守的声誉有多幺深入人心。在波士顿效力的最后两个赛季2015-16和2016-17赛季,他受到各种伤病的影响,DRAPM仅排在第298和358位,但即使在那段时间,他仍然被视爲最顶尖的防守者。在之后的两个赛季裏,他辗转底特律、快艇和曼菲斯,排名回到了第110和118位,这表明他可能恢复了状态。在汤普森从前交叉韧带撕裂迴归后,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那会可能是在2020-21赛季。他可能不会再是从前那个“可能不是特别顶尖但也是很好”的防守者,那我们可能需要再次花上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认识到他的防守能力。

文章来源: 虎扑社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