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社会学:谈恋爱,其实需要有点小心机

2020-07-23 分类:E生活人 作者:

给每个人的爱情社会学,爱久了我们常忘了精心準备的重要性,或许在爱里我们都需要点戏剧性,好好经营一段感情。

週日夜晚躺在沙发上,没有特别注意时间,转啊转的,刚好被一场歌唱节目吸引了,我停下遥控器。

电视里的歌手在幕后尚未现身,观众和评审就先对他的嗓音着迷了,我也是。电视中响起男孩唱的「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我像瞬间被击中一样,那样的唱腔、那样的声线勾起了我某些尘封已久的回忆,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什幺。舞台上原本封闭的幕缓缓打开,唱歌的男孩走了出来,精緻的五官像是日本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男孩唱着「流星划过,别留下我,我眼泪不停地爱着」,眼眶也盈着满满的泪水,非常 dramatic;我突然想到了,男孩唱的歌,像极了小时候令人着迷不已的日本动画配乐,而且内容是最戏剧化,男主角车祸失忆、女主角得不治之症,两个人因为太爱对方而选择分开,百转千迴后又破镜重圆,最狗血,却又最赚人热泪的那种。(推荐阅读:把爱找回来的心理学练习交往太久激情不再?)

爱情社会学:谈恋爱,其实需要有点小心机
图片|来源

有人批评男孩唱歌演过头,太过做作了,但是我却很喜欢。毕竟上了大舞台是要演唱,演唱演唱,就是要演,又要唱。生活中不也是如此吗?每个人每天都在表演,演久了,就成真了;最怕的是,连演的力气都没有,连演都懒得演了。

社会学家 Erving Goffman在1959 年出版了他的经典着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 ,在书中他提出了有名的「戏剧理论」(dramaturgical theory)。Goffman 将日常生活比喻为剧场,认为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表演,而社会互动之所以能顺利运作,正有赖于每个人恰如其分、符合社会期待地在进行「角色扮演」。角色扮演必须遵守规则,人们在社会这个剧场里必须做好「印象管理」(impression management),装扮合宜、举止合宜。但总是要照规则生活实在太苦闷,因此日常生活中又有前台(front stage)和后台(back stage)之分。爱情的一开始往往被归类在「前台」,我们装备齐全、粉墨登场,用最得体的装扮、最妙趣横生的言词、最丰沛的热情与耐心去吸引对方、感动对方,绞尽脑汁设计每一场约会、大肆庆祝每一个节日;但日子久了、热恋结束,爱情渐渐被归类到「后台」,人们唱着的旋律从「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变成「生活太过千头万绪,才想在感情里任性」。任性久了,接着人们只能感叹「谁自顾自地走?谁忘了看着我?」忘了给对方温柔的感情,往往再也禁不起日常生活的磨损,「我们」,就只能走成两个不同方向的人了。

日常生活中的后台是舒服的,但若把爱情完全置于后台,却是不可行的。我想,这就是为什幺人们需要节日,和为什幺狗血剧情总还是赚人热泪、受人欢迎的原因了。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我们需要跳脱日常的节日来感受自己确实存在的痕迹,我们需要透过存在节日中的诸多表演行为,例如进行一场精心安排的晚餐、收到一份渴望已久却出乎意料的礼物,专注在彼此身上灼热的目光与一段难得却情真意切的感谢,来重新一次感受到对方的重视与疼爱。而狗血剧情之所以一边充满着被我们揶揄的陈腔滥调却又令人移不开目光,也许正因为那是人们渴望,却难以在日常中实现的。陈腔滥调之所以能成为陈腔滥调也许正因为人们需要、想要,并总是有效。(推荐阅读:婚姻,是懂得爱一个人的缺点)

爱情社会学:谈恋爱,其实需要有点小心机

电视中的男孩完美演出,极具感染力的嗓音加上饱满而完整的起承转合,令人看得大呼过瘾。舞台上到位的演出是敬业而令人动容的,爱情里的也是。在爱情里的表演,是道德的。若是你问我爱情里真的需要这幺多 drama 吗?我会回答你 Yes, I think we really need some drama. 若 Goffman 还在世,我想他会扬起他浓密的眉毛告诉你,Maybe some more!

上一篇: 下一篇: